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雕塑百家谈 >> 艺术评论 >>

徐悲鸿论泥人张

编辑:     来源:中国雕塑院   点击: 【字体:
    世多有瑰奇卓绝之士,而长没于草莽。余以本年四月一日过津,应南开大学之邀,赴往讲演。既毕,张伯苓先生谈及当年津名手泥人张事,称其艺之卓绝高妙,谓少年时,曾见其人,今无嗣响。余言“夙闻其袖中搦塑人像,神

    世多有瑰奇卓绝之士,而长没于草莽。余以本年四月一日过津,应南开大学之邀,赴往讲演。既毕,张伯苓先生谈及当年津名手泥人张事,称其艺之卓绝高妙,谓少年时,曾见其人,今无嗣响。余言“夙闻其袖中搦塑人像,神情毕肖之奇能,报章杂记屡称之。顾抵津数次,无缘得窥其作,以未亲见,尚在怀疑,先生能领我一观其手迹否?”张先生沉思片时曰:“不难,严范孙先生之父若伯,皆有泥人张所塑喜容,当犹保藏其家。”因急电话询范老之孙某君,以欲观泥人张所塑其先人喜容为请。严君报曰:“可”。张先生与余皆狂喜,乃趋车偕冯先生、柳漪等,共诣严府。

    玻璃座高约华尺尺有八寸。像置其中,作坐状,态度安详。旁置桌及椅,皆木为之,式亦精,其外一切悉泥制。全体结构,若三十年前之照相。范老之伯父像,蓄上髭,冠小冠,中缀宝石;右手倚桌上,衣黑色马褂,腰际衣褶,少嫌平板。至范老尊人像,无须,戴眼镜,衣背心,口角略深陷,现微笑之容,皆泥制敷色,色雅而简。至其比例之精确,骨骼之肯定,与其传神之微妙,据我在北方所见美术品中,只有历代帝王画像中宋太祖、太宗之像。可以拟之。若在雕刻中,虽杨惠之不足也。张先生又言:李鸿章督直时,曾延泥人张塑其容。张至,李傲岸不为礼。张因曲传其丑态,而复酷肖。李虽不喜,固无如之何。此则又与落南费音楼之报某僧于犹人,无以异也。

    严君乃言:“张苟在,年将百岁,其徒尚有存者,其后嗣亦业此。因言固识泥人张当日所主肆,盍去往观之。”余等大喜过望,遂迤逦驱车十余里,至其处,则满室大小、柜中座上,尽是泥人。如:《金钱豹》之老俞及《庆顶珠》中李吉瑞等,俱毕肖其姿态。但此系肆中之牌面,而非余等所求也。肆主得知余等来意,因盛夸老张先生,如何其技能高妙,如何其人之性格特殊,与其本人如何之关系,娓娓不倦。又导吾人观其藏,凡古人西施、明妃之流,与摩登女郎之属;并今日风行之西装少年挟所恋蹀躞跳舞,极力迎合社会心理,以冀吾等一盼。余望望然去,乃徘徊其民间写实货品,如卖瓜占卜者流,与臃肿不堪之僧寮前者久之。肆主言美国赛会,此类货物如何获得荣誉,洋人之如何喜欢称赏,凡来天津,无不购者。吾乃照洋人之例,凡购卖糖者一、卖糕者一、胖和尚二,欣然南归。

    此二卖糕者与一卖糕者,信乎写实主义之杰作也。其观察之精道,与其作法之敏妙,足以颉颃今日世界最大塑师俄国脱鲁悖斯可埃(Troubetskoi)亲王。特脱亲王多写贵人与名流,未作细民,若法十九世纪大雕刻家达鲁(Dalou)虽有工人多种稿本,藏于巴黎小宫。Petitpalais于神情亦逊其全。苟作者能扩大其体积,以铜铸之,何难与比国没念Constantin Meunier争一日之长。肆主言:“此系著名泥人张第五子所作云”。……

                      (此文节选自1932年7月1日《大陆杂志》第一卷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