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雕塑百家谈 >> 艺术评论 >>

吴为山教授的雕塑

编辑:佚名    来源:中国雕塑院   点击: 【字体:
    中国正在经历一个大发展的时期,而艺术和建筑在这一发展中独领风骚。雕塑家们紧紧把握住了政府“开放”政策提供的诸多机会。吴为山,这位以南京为基地、才华横溢的年轻雕塑家,可能是今天中国雕塑中新

    中国正在经历一个大发展的时期,而艺术和建筑在这一发展中独领风骚。雕塑家们紧紧把握住了政府“开放”政策提供的诸多机会。吴为山,这位以南京为基地、才华横溢的年轻雕塑家,可能是今天中国雕塑中新精神的代表。

    吴为山1963年生于一个书法之家,其祖父高二适曾经是20世纪最出色的书法家之一,他本人也是位具有传统风格的书法家和国画家。在中国,吴为山无疑是他同辈雕塑家中的佼佼者。他对儒家学说的深邃反思和他为孔子创作的半身胸像构成了南京博物院吴为山历史文化名人雕塑馆的核心。吴为山对传统充满了敬重之情,并有相当好的收藏,包括从前的一些字画和雕塑作品。他最早从事的雕塑项目是上个世纪那些伟大的书法家、画家和科学家的塑像。其中最优秀的作品是出自他对已故的伟大画家齐白石的研究。齐白石年逾九旬还在创作,他在1957年过世。

    齐白石是这一种绘画风格最杰出的代表人物,至少从17世纪开始,就出现了这种称为“写意”(hsieh-i)的风格,富有表现力的凝重、直白、清纯和运笔简练是它的一些基本特点,旨在浓缩和暗示现实。与此相随的是“一画”(I-hua)传统,它源于17世纪原济画家(Yuan painters)。一画的字面意思是一个线条,其观念是一件作品从头至尾,画笔一直随画家的神气运动而不间断,这样完成的作品就叫做“一气呵成”。这些原则赋予吴为山雕塑方法上的灵感,他所作的泥塑头部人像经常小到只有9厘米高,或者大到两倍于真人,而他只需要短短的几分钟就能够完成,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他的目标是不求过多的形似,而是抓住雕塑对象的神韵。

    对绘画艺术,齐白石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构思作画时,需要慢慢斟酌和最大的审慎。但是,一旦落笔,你必须表现出最大的勇气和果断”。
就在最近,我有了一次被吴为山塑像的有趣经历,由此,我充分体会到了齐白石的想法怎样地融入了雕塑。在为我塑像的前两天,我感受到自己被最犀利的眼光打量着。而坐下来被雕塑的时间恰好是一个小时,吴为山专心致志、没有间断的工作塑造出相当于真人一倍半大小的泥塑头像,那些非常了解我的人告诉我,这个头像再现了我的神韵。

    当然,按照吴为山的工作方法进行雕塑,实在是要冒很大的风险,你或者大获全胜,或者全盘皆输。但是,当你大获全胜时,你所赢得的东西是任何其他方式都无法赢得的。目前还在展出中的《睡童》就是这样的范例。作品是在访问一个朋友家时完成的,当时这个孩子生病,哭闹了一天,刚刚睡熟,因为鼻子堵塞,正张着嘴呼吸。

    吴为山的工作中有两点值得注意。作为南京大学雕塑研究所所长和教授,他的思想时时刻刻在浸润着新一代的雕塑家,并帮助他们获得从事雕塑所必须的手工技巧。目睹吴为山创作雕塑和绘画的过程,协助吴为山作一些大型作品,他的学生就这样被带入到了他的创作过程。

    吴为山的创作并没有局限于具象作品。他也设计了大型的半抽象作品如《竹海幻影》,这一作品把高大的右倾三角形作为它的模块,让垂直的帆形与朝下的同样形状组合――这让人联想到竹叶――形成对照,整个作品由彩色不锈钢做成。

    在中国,我们西方所理解的现实写真人物雕塑只有百年不到的历史。第一批到巴黎学习肖像和人物雕塑的中国学生是在1910-1911年。除了这些最初的法国的影响外,1950年代和60年代,俄国的形式主义雕塑风格来到了中国。据我所知,吴为山是一位中国雕塑家回归到中国的传统,以求建立一种本土风格的肖像和人物雕塑方法,为实现这一目标,他同时兼备了家庭背景和天赋才能的优势,这实在让人羡慕不已。

    几个世纪以前,大画家石涛曾经著文,谈及他那个时代中国画中类似现在的情形。他告诫画家既要醉心于古代的大师,更要知道自己不应该模仿他们,相反,“延续至今的方法并非是现在画家最好的方法”。把这一说法转换为雕塑语言,看来就是吴为山目前在南京所作的一切。

    安东尼•司顿斯:英国皇家肖像雕塑家协会主席、牛津WOLFSON学院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