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雕塑百家谈 >> 艺术评论 >>

肖像雕塑的终极表现

编辑:佚名    来源:中国雕塑院   点击: 【字体:
    南京大学一百周年之时,在南大雕塑展览馆中第一次见到了吴为山教授的数十座肖像雕塑,我感到一阵震撼,这是我多年前在巴黎罗丹雕塑展览馆中有过的那种感觉。今年我有幸在吴为山的雕塑工作室和南京博物馆再次看到

    南京大学一百周年之时,在南大雕塑展览馆中第一次见到了吴为山教授的数十座肖像雕塑,我感到一阵震撼,这是我多年前在巴黎罗丹雕塑展览馆中有过的那种感觉。今年我有幸在吴为山的雕塑工作室和南京博物馆再次看到吴为山的雕塑,震撼感被一种由心而生的欣赏与赞美所取代。我在他的留名册上,久久落笔,题上了“中国肖像雕塑的终极表现,其在斯乎?”几个字。科学没有“终极表现”,但艺术有。米可安基罗的大伟像,罗丹的巴尔扎克像,都是“终极表现”,为山的齐白石像也令我有这样的联想。

    吴为山的雕塑,是写实的,也有很大的写意,他的文化名人雕塑所透露的神态与气禀,使我感到的是中国水墨画与书法那种笔止而意不尽的趣韵。我无法猜度为山的艺术创造力的源头,但肯定在中国的艺术传统外,还有西方艺术文化的元素,他的西方的艺术资源是他“游学”欧美所摄取的。任何一位现代的中国艺术家,他是命定地超越本土的,为山的雕塑无疑是与西方雕塑家在平等真切的对话中完成的。

    吴为山肖像雕塑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具体的“个人”,一是“文化名人”,另一个是“人”。具体的个人,如杨振宁,费孝通,写实手法最重,一照面,他们就真切地出现在面前了;文化名人如齐白石,林散之,则写意较大,有典型性倾向,看到的是你未必见过的本人,但却是你心中所想象的人物,至于“人”的雕塑,如睡童,却又是具象与抽象的融合,特殊性与普遍性的混合,见到睡着的孩子,就是我们闭着眼睛也感到是熟悉的面孔。这三类的肖像雕塑,无艺术性之高低,只是表现手法有别,由具体“个人”,到“文化名人”,到“人”的雕塑,是典型性,抽象性,普遍性的渐次增加,但吴为山任何一件作品,都蕴含着写实,具象与特殊性的视觉力度。

    为山正处壮年,艺术的创造力有如喷泉,他还在继续发展中,他充分知道雕塑艺术的高峰是永恒的攀登,他一直在寻求雕塑(特别是肖像、人体)的“终极表现”。

                 金耀基: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 著名社会学家 原香港中文大学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