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雕塑百家谈 >> 艺术评论 >>

为时代造像——吴为山雕塑“文化名人系列”

编辑:佚名    来源:中国雕塑院   点击: 【字体:
    研究艺术的人总喜欢在自己最熟悉的小圈子里讨生活。虽然越钻越深,却也不知窗外事了。我这人便是如此,还经常为自己解嘲:天下那么大,谁能管得了这许多,譬如说对于雕塑,因为我不谙此道,也就漠不关心。尽管近来在

    研究艺术的人总喜欢在自己最熟悉的小圈子里讨生活。虽然越钻越深,却也不知窗外事了。我这人便是如此,还经常为自己解嘲:天下那么大,谁能管得了这许多,譬如说对于雕塑,因为我不谙此道,也就漠不关心。尽管近来在不少城市里竖起了大型的纪念碑,也只是看了一些。目前吴为山带着两大本雕塑作品的相册来访,看了确实感到品位很高,且有大家风度,令人为之震动。好像突然从什么圣土中冒出来这个人,并且带来了他所培育的圣果。近30尊现代文化人的雕塑作品,个个深沉凝重,神采容光,有犹如苍劲古柏的齐白石;带着几分严峻的徐悲鸿;慈祥的冰心正在同“小读者”谈话;陶行知阔步走向民间;林散之撑着笔直的拐杖,却仿佛游龙走蛇;费孝通面带笑容,洞察着人间社会;陈白尘的脸上挂着悲剧和喜剧;赵朴初好像是在人世间与佛国之间……。面对着这些中国的文化巨匠,感到自己也生发出一种力量。这不是中华民族文明的现代史吗?这连着过去,又通向未来。

    我有些倾倒,我有些迷恋。为吴为山竟是这样出手不凡。

    我国的雕塑确也有过辉煌的时代。13层楼高的乐山大佛堪称世界之最;云冈和龙门的雕刻也是雄伟无比;敦煌的彩塑在健美中透着秀韵。虽说都是人间相,却又明明指向大方。用雕塑去做的有名有姓的真人,即所谓肖像,好像在中国没有形成习惯。汉代的李冰和五代的王建是有古像留下来的,而且都出在四川。只是李冰的石像是否即其真人之形,还是后人为供奉他而想当然之作,尚不得而知。即使全是真的,可也太少了。然而雕塑和塑人是不一样的,这样就在传统艺术的肖像雕塑方面画一道虚线。这条线由谁来接上呢?当然是现代的雕塑家。

    吴为山为此而努力。他不受金钱的迷惑,为的是净化自己而献身于艺术事业,这在当今真是难能可贵的。最近他受委托在制作吴作人的铜像,听了他的说明更加确信了这一点。他说:“以雕塑的手法为这些巨人写史,写传记,用他的精神感化、教育未来一代,把这部形象的历史融入历史发展生生不息的长河,这正是我所追求的。在当今价值取向多元的时期, 以优秀的文化精英之魂塑造年轻一代的灵魂,更具有深远和现实意义。”

    他已经为此工作了6年。再过6年会是什么样子呢?那时候已是21世纪之初,我们的国家会更加光明,他的作品也更多了。一件件雕塑像是一棵棵大树,组成一个森林。这是代表着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林。人们漫步其间,清风拂面,敬仰着一个个的文化名人,沐浴在文化的氛围之中,看到的是个体,感受到的却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动力所在,怎能不得到鼓舞呢?!

    每个雕塑家都有成功的作品,也多可能塑肖像。吴为山与众不同的是也是最为可贵的,是除了力求作品的完美之外,他思考得更大更宽。“文化名人系列”达到一定数量和规模时,无疑将会展示出文化的氛围,成为时代的造像。

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