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简释

编辑:佚名    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点击: 【字体:
《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简释 张南南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本文是对法国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藏《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图1)的一个简单考释。此图原为敦煌藏经洞之物,后被伯希和盗走。1995年日

《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简释

张南南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本文是对法国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藏《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图1)的一个简单考释。此图原为敦煌藏经洞之物,后被伯希和盗走。1995年日本讲谈社出版《西域美术》大型图录,在卷二伯希和收藏品部分予以收录。此图为北宋初期(10世纪末至11世纪初,在敦煌为曹氏归义军末期)作品,绢本着色,纵164厘米、横107.5厘米,保存状况良好,色彩艳丽, 画幅上留有明显折痕, 应被折叠存放过一段时间①。图中,文殊菩萨骑青毛狮子,结游戏坐坐于狮子所负莲台之上,在众菩萨簇拥之下乘五色祥云居于画面中央。祥云之下,是一幅规模宏大的《五台山图》。山中密布青绿色三角形山峰,上饰类似松柏的植物。在众多小峰之间,五峰高耸,色呈土黄,其上不见植被②,峰顶画有水池与建筑。山谷之中也绘有若干建筑物。画面上部,即五台山的空中,除文殊菩萨一众人物之外,还绘有彩虹、佛头、手、钟等形象;画面下部绘有六人,其中下方四人为僧侣形象,双手合十,抬头仰望空中的文殊菩萨,另两人相向而立,左侧僧侣合掌躬身,右侧老人白衣黑帽,一手拄杖一手上扬,正与僧人对话。综上所述,这幅图画主要由两大部分构成,即背景的《五台山图》与主体的文殊菩萨,本文也相应分为两部分,结合资料,对此图做一分析。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1 法国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藏《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

    一、背景之《五台山图》

    现实中的五台山位于我国山西省北部,因有五峰耸立,故得是名。五台山作为文殊菩萨道场,与四川省普贤菩萨道场峨眉山、浙江省观音菩萨道场普陀山、安徽省地藏菩萨道场九华山并称为我国四大佛教名山。

    从文献史料来看,北魏以前,五台山与我国本土的神仙思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与佛教有关的人物或事迹现阶段仍无法确认。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称此山为“五峰山”,《北齐书》中始用今名。据记载,北魏孝文帝(471—499年在位)曾于此山中创建“大孚图寺”;净土宗创始者昙鸾出家之前,也曾进山巡礼;又有僧人灵辩曾顶戴《华严经》入五台山苦行。可以说,五台山在北魏时期才开始与佛教结缘。经过若干年发展,至北齐时期(550—577),五台山佛教已颇为兴盛,并得到政府支持。此时山中寺院数量已过二百,以至于北齐政权要用八个州的赋税来供养五台山诸寺院。其后因北周武帝的灭法运动,五台山佛教一度衰败,进入隋代又很快复兴。隋朝高守节曾隐居此山,研读《华严经》。据法藏《华严经传记》记载,隋、唐之际的解脱、明曜等华严宗名僧也均在五台地域有所活动,可见五台山佛教自北魏肇始以来,即与《华严经》有很深的渊源。

    唐代,五台山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名僧道宣、窥基均赴此山巡礼并造像,远在扬州的鉴真和尚也奉上袈裟,供养山中僧侣。同时,皇帝也开始关注此山,高宗龙朔二年(662)与麟德元年(664)九月,曾钦命僧人会颐入山巡礼,并绘制山图(小账),这应该是后代《五台山图》的鼻祖。中唐时期的代宗大历年间(766—779),来自印度的不空三藏在五台山扩建金阁寺,弘宣密宗,至此,五台山又成为唐密的一大中心道场。其后的澄观在五台山大华严寺著《华严经疏》。随着五台山地区佛教的繁荣,其影响力也扩展至周边国家。晚唐长庆四年(824),西藏吐蕃政权向唐庭遣使,索求《五台山图》。日本天台宗名僧圆仁亦入山巡礼,在其名著《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详细记录了会昌灭佛以前五台山的佛教状况。五台山佛教自北魏开始,发展至唐代已成为中国佛教的一大中心。

    五台山佛教与《华严经》渊源深厚,也正是这部经典的流行,才使五台山最终成为文殊菩萨道场,进而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名僧的重视、信众的皈依。东晋佛陀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二十九《菩萨住处品》有载:“东北方有菩萨住处,名清凉山……彼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有一万菩萨眷属,常为说法。”此处明确说明,文殊菩萨所在的方位与所处的名称,而五台山地区气候寒冷,特别是夏季尤其凉爽,自古就有“清凉山”的别名,正与经典记载一致。唐菩提流志译《佛说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的记载则更加具体:“我灭度后,于此瞻部洲东北方,有国名大振那,其国中有山号曰五顶,文殊师利童子游行居住。”“振那”是古代印度对中国的称呼。此经典更加详细地指出,文殊菩萨的住处在中国的一座山中,此山共有五峰。至于经典中为何会有如此记载,现阶段仍然不明。另一方面,在唐代,我国与印度的交流十分频繁,文殊菩萨常住中国的信仰可能并非单独产生于我国,比如开元三大士之一的善无畏,由印度取陆路来华途中:“至大唐西境,夜有神人曰:此东非弟子界也,文殊师利实护神州。”可见当时印度僧人确有此种认识。虽然五台山究竟在何时被正式认定为文殊住处这一问题仍然有待解决,但至迟在唐初慧祥写作五台山传记《古清凉传》之时,此山已被比附为佛经中文殊菩萨的住处而为大众所接受,所以这幅《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以五台山为背景就并不奇怪了。

    以上大致概述了五台山佛教的基本状况及其与文殊菩萨的联系,以下对背景画面的《五台山图》做一具体分析。此图在各处景物旁边,原有长方形墨书榜题,惜墨迹大部泯灭,只能依据若干残存文字或相关史料,推断其内容。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2 法国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局部之一

    首先对画中五座黄色山峰即五台山东、南、西、北、中五台做一分析。五峰中有四座集中于画面上部,下面独立一峰。据《古清凉传》等书记载,五台山南台距其他四台较远,故画面下部这座山峰应为南台。画面上部最左侧黄色山峰的山谷中有一榜题,残存“谈石”二字,观察榜题大小,“谈石”二字之上应还有一字(图2)。考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三有如下记载:“到西台顶……从台西下阪,行五六里,近谷有文殊、维摩对谈处……岩上皆平。”即在西台西侧山谷之中,有一平顶岩石,为文殊、维摩“对谈”之处。《广清凉传》也记载西台之下有“二圣对谈石”。画中“……谈石”旁边亦绘有一平顶岩石,所以此处榜题应为“对谈石”无疑,而“对谈石”又在西台西侧山麓,因此画面上部最左侧的山峰应为五台山之西台。《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三:“西台、北台去中台稍近,下中台向北上阪,便是北台之南崖。又下中台向西上阪,便是西台之东崖也。”据此,画面上部中央重叠的两座黄色山峰,前面应为中台,靠后的应为北台,那么画面上部最右侧的山峰自然就是东台了。此处需要注意的是,画面北台与中台重合在一起,看似只有一座山峰,但细致观察,可发现峰顶实有两个池塘及榜题。据记载,五台山五台之巅,各有一龙池,为毒龙所居,所以此处应为两台前后并列而非一峰。(图3)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3 法国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五台山文殊菩萨化现图》局部之二

下一篇:·没有了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