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外国雕塑史论 >>

19至20世纪法国现代雕塑流变研究概论(一)

编辑:赵冰    来源:中国雕塑院   点击: 【字体: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  郅敏 (转自《美术》2013年1月刊)     摘要:19至20世纪的法国现代雕塑生发于那个光辉的时代。工业革命的进程促动了法国现代雕塑的启蒙,以罗丹和德加为代表的艺术家开创了以个人化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  郅敏
(转自《美术》2013年1月刊)

    摘要:19至20世纪的法国现代雕塑生发于那个光辉的时代。工业革命的进程促动了法国现代雕塑的启蒙,以罗丹和德加为代表的艺术家开创了以个人化表达为核心新的雕塑方式,成为时代转折时期现代雕塑的开端。而后进入法国现代雕塑发展期,分作两种趋势,一是布德尔和德斯皮欧等艺术家对雕塑本体语言现代化的探索,二是以布朗库西和马约尔为代表的趋近于抽象形态探索的方向。之后杜尚和毕加索将现代雕塑引向更为开放的道路。最后探讨法国现代雕塑对中国的影响。

关键词:时代  系统  启蒙  发展  中国雕塑

引言

    2011年10月至2012年1月,笔者受“中国中青年美术家海外研修工程”的资助,赴法国巴黎近距离考察19至20世纪的雕塑艺术,这是我期盼已久的机会。在此次实地考察之前,我一直在研究20世纪初中国第一代留法雕塑家。法国19世纪以来的现代雕塑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在过往近20年的学习和工作中,以法国艺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美术史轮廓已经深入我心;陌生是因为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的学习中看到的法国雕塑作品相对孤立,而我总想从单件作品扩展到法国雕塑的整体,从中窥见艺术家们的演进道路以及他们生活的时代。巴黎作为19世纪欧洲乃至世界艺术之都,它的文化艺术系统如何打造,如今又怎样延续,这套艺术系统和我们的关系如何,这些都是我在出发之前想解决的问题。本次研修对我来说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当我全身心研究法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艺术成果时,反而使我能平视它,更加坚定地回归到中国的文化体系中来。

工业革命的辉煌与法国现代雕塑的启蒙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1.巴黎埃菲尔铁塔,每次我从不同角度观看她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它背后的那个时代。 

    每次端详埃菲尔铁塔(图1),我都会想这个建筑背后的那个时代。19世纪中后期的法国,思想观念和社会形态都处在剧变之中。科学进步改变着社会运行的方式,推动着民主和市场经济的进程。铁轨的发明是社会发展史中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从此拉开了物资和信息互通交流时代的帷幕,并进入预制钢铁构筑城市的时期。巴黎出现的拱廊是人类第一次将人造材料——钢铁用于建筑,这不仅是建筑史上划时代的成就,更标志着城市格局以及城市文化的重大变革。世界范围以工业革命为轴心发散出的一系列现代化进程——工业化、趋同化、标准化、全球化从此形成不可逆转的巨大洪流。与此同时,欧洲思想界也在经历着深刻的变革,和科学的成果一起改变着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这成为法国近代艺术革新的真正动力。 

    法国现代雕塑启蒙时期第一步就是要冲破法国17世纪以来古典雕塑的审美标准(图2)。罗丹和德加,我把他们看做法国现代雕塑的启蒙者,他们注重个人体验和个性化表达的探索成为法国现代雕塑发端时期的基本特征。个人化在这里具有三层意味,首先是表达内容或主题的多元化。随着宫廷订件的消逝和市场经济的繁荣,雕塑的委托形式出现更多个性化需求,艺术家主动而自由地选择希望表达的主题;第二是表现手法的个人化。艺术家决定主题,继而选择雕塑实现的方法和手段,成为艺术精神的外在形式;第三是艺术家认识世界方式的个体化。艺术家以自己的方式审视他所关心的事物,事物所呈现的共性很可能会减少,但正是如此,创作主体的艺术观可能会愈发鲜明。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3  德加 十四岁的小舞者 1880 综合材料 98x35.2x24.5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4  德加 阿拉贝斯克右腿舞姿 青铜 28.8x43.7x10.9cm 1882-1895

    德加代表了可以将市场和经济抛在一边,只以个人终极体验不断面向内心的一类艺术家,这类艺术家在19世纪的法国艺术生态中非常重要。德加的重要价值在于他一生几乎完整地沉浸在自我世界中,以独立的目光审视世界,以高超的技艺表达心声。通过近距离的观摩和研究,现在我将德加看做西方现代雕塑的重要先行者,当雕塑家罗丹在大型雕塑上开创了现代雕塑里程碑的时候,德加从另一个方向进一步将雕塑推向个性化拓展并在多种媒介的综合运用埋下伏笔,探索了现代艺术新边界。除了1881年第六届印象主义画展中展出的雕塑《十四岁的小舞者》(图3)。当人们整理德加遗作时,在他画室中发现了未曾展示的七十多件雕塑(图4)。我们无法确定这些作品是否最终完成,而在蜡质之下,又是如何的一个个灵魂。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5  德加 飞驰的马 青铜 31.6x20.5x48.2cm 1865-1881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6  德加 骑士与马 青铜 20x18.2x33.5cm 1865-1881

    德加具备变革时期艺术家的典型素质,他是一个充满好奇的人,关注新鲜事物,热爱摄影,晚年拍摄了很多照片已经成为他绘画和雕塑的重要参考(图5)。我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图书馆查阅到的资料表明,通过对保留下来珍贵的蜡质雕塑进行X光测试,我们依稀看到那些蜡质雕塑的内部骨架、填充物、以及蜡质堆积的细微层次,也依稀看到一百三十年前德加的工作方式。以可塑材料工作的雕塑家最初的工作不是塑造,而是构建雕塑架。仔细观看公布的这些作品的X光照片(图6、图7),作为内部支撑的雕塑架决定了雕塑的基本体量、造型动态以及重心,计划非常周密。德加的雕塑造型精炼有力、塑造自由却不失理法,他的雕塑和绘画作品同样卓越。凭借在雕塑造型语言上对传统的突破、雕塑材料的超前运用以及对未来艺术深远的影响力,足以使德加列入十九世纪最伟大的雕塑家之林。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8  这是罗丹晚年对《青铜时代》的再创作,用布包裹雕塑的方式最终在《巴尔扎克》中得以更好运用。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10  罗丹 最后的形象(局部) 1903年 大理石

    在中国,罗丹似乎已被过度阐释,但他仍然是绕不过的大师。当我看到罗丹美术馆中数十尊巴尔扎克像时,才真正理解他并不是在塑造一个人,而是在塑造他心中的英雄,在塑造自己。罗丹在不断想象自己心中的才子形象,力求贴近自然的本质,去聆听精神之美。同时,他在技术上不断试验,晚年对《青铜时代》进行再创作,用布包裹雕塑的方式在《巴尔扎克》中得以更好运用(图8)。终于,奥古斯特•罗丹看到了自然的、苏醒的巴尔扎克,看到了人性独立的光辉,看到了自我才华的释放(图9)。罗丹的精神体验近于精微,特别是看到罗丹的大量雕塑小稿,那些躯干上的痕迹就好像阳光穿透云层,金色的碎屑洒在大树的梢顶,微微颤动,如精灵一般美丽。他反复观察模特的姿态,从各个姿势开始联想,他联想到花、树和鸟,然后在充满感动的那一刻将形态凝固。我透过他塑造的美妙的女性形态,仿佛看到了一丝真理(图10)。(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