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外国雕塑史论 >>

19至20世纪法国现代雕塑流变研究概论(三)

编辑:赵冰    来源:中国雕塑院   点击: 【字体: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  郅敏 (原文转自《美术》2013年1月刊) 法国现代雕塑与中国第一代留法雕塑家     我赴巴黎之前,滑田友之女滑夏告诉我巴黎奥努奇美术馆将举办《中国艺术家在巴黎》的大型展览。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  郅敏
(原文转自《美术》2013年1月刊)

法国现代雕塑与中国第一代留法雕塑家

    我赴巴黎之前,滑田友之女滑夏告诉我巴黎奥努奇美术馆将举办《中国艺术家在巴黎》的大型展览。刚到巴黎,地铁、街道铺天盖地的海报就让我感受到了这次展事的气氛。展览在巴黎奥努奇美术馆展出,汇集了刘海粟、徐悲鸿、林风眠、张大千、常书鸿、滑田友、庞熏琹、常玉、潘玉良、赵无极、朱德群等多位在二十世纪前半期留学或游历法国的中国艺术家,较为全面地回顾了这些留法艺术家的成果。从历史角度看,二十世纪初,前后大约有二十多位中国学生赴西洋学习雕塑,他们分赴法国、比利时、美国、日本等国,以赴法留学的人数最多。这一批深受欧洲雕塑熏陶的雕塑家们归国后将西方学院雕塑教育带回中国,他们对中国近百年、特别是新中国的雕塑发展以及中国现代雕塑教育做出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中国第一代留洋雕塑家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法国遭遇的是现代雕塑蓬勃发展的变革时期。这些前辈们最直接的参照体系是罗丹之后的传统,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同样处于变革之中,辛亥革命和新文化运动成为这一时期中国社会最重要的事件,帝王制度的退去和西方“民主与科学”的引入交叠在一起,军阀割据、内忧外患的社会局面影响着每一位艺术家。在救亡图存的国情下,熟稔欧洲艺术与文化的蔡元培推崇欧洲写实艺术成为必然。梁启超、陈独秀、徐悲鸿等对艺术的理解也影响了大批中国艺术家。尽管原因复杂,中国第一代留学西方的雕塑家多数最终选择了西方现代雕塑中的写实雕塑体系。大多数留法雕塑家都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学习,这些雕塑家最直接学习对象是他们的教授: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的雕塑家导师让·布夏、亨利·布沙尔(Henri Bouchard)、保罗·朗多斯基(Paul Landowsky)以及西格罗斯(Niclausse)等,他们是当时法国优秀的写实主义雕塑家。这一批留洋艺术家在西洋学习时间普遍较长,短则五、六年,长则十余年,学成归国的雕塑家们带回的法国艺术传统随之在祖国的土壤中生根发芽。

    刘开渠1933年成为第二任杭州艺专雕塑系主任,杭州艺专雕塑系课程设置基本按照巴黎国立美术学院的模式进行。这个教育体系成为后来浙江美术学院雕塑系的最初框架。王临乙1936年回国,作为徐悲鸿的主要助手之一组建北平国立艺专雕塑科。随后,曾竹韶、滑田友在徐悲鸿的召唤下相继回国,这些元老成为日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骨干教学力量。建国后,这批留法雕塑家成为雕塑创作的中坚。新中国需要现实主义的艺术来缅怀革命、纪念英雄、宣传政策,艺术担负起重要的宣传教育作用,社会的需要使得西方写实雕塑在中国有了用武之地。我们可以看到,建国后中国最重要的雕塑之一《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的主要创作者几乎都是留法归来的雕塑家。他们可以被誉为 “现代中国雕塑的开拓者”,也是中国学院雕塑教育的开创者。这些第一代中国现代雕塑家在归国之后从东西方两个传统中都作出了艰难但有效的探索,为中国雕塑的演进铺垫了道路。直至今日,中国几乎所有艺术院校的雕塑教育依然延续着西方现代主义以来的写实雕塑教育框架。

    这样叙述,并不是说中国现代雕塑的源头就是法国、意大利、比利时,中国雕塑当然自有渊源。但不可否认的是,现代中国雕塑的发展进程以及中国现代学院雕塑教育的历程与法国现代雕塑有着某种紧密的关联,这种关联直至现在。

下一篇:·没有了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