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中国雕塑传统三大断层论

编辑:赵冰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即使写实主义观念一统天下的时代,人们也早已认识到中国古代雕塑的辉煌历史和艺术价值。而中国雕塑的现状却一直令人担忧,尤其是大量“审美侮辱”性的垃圾式城市雕塑,真让识者羞于启齿。从写实到抽象

    即使写实主义观念一统天下的时代,人们也早已认识到中国古代雕塑的辉煌历史和艺术价值。而中国雕塑的现状却一直令人担忧,尤其是大量“审美侮辱”性的垃圾式城市雕塑,真让识者羞于启齿。从写实到抽象,自打20世纪上半叶以来我们就一直跟从西方雕塑家亦步亦趋,不要说大多真经不传,甚至有些连皮毛都附不上。而回望自家传统,却又像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到底什么是我们的传统——皇陵雕塑、佛教雕塑还是民间雕塑?

    自古希腊发展起来的西方写实雕塑传统从未中断,即使在漫长的中世纪,这一传统仍然通过大量的基督教圣像而得以薪火相传。与此正好相反,中国雕塑并没有类似的一以贯之大传统,这本来应成为中国雕塑史关注的大问题,却居然一直不被学者察觉。在我看来,中国雕塑传统有其三大断层:

    如果不是秦始皇兵马俑的发掘,我们能否想象得出,生活在公元前200年的中国工匠已经能够大批量塑造人物性格各异,服饰细节毕现的写实雕塑作品——至少在20世纪之前的整个中国雕塑史上堪称空前绝后。显然,秦俑的写实技艺仅仅昙花一现——伴随全体工匠的殉葬而成为传统永失的秘密。写实雕塑并非从此不觅踪迹,如被梁启超称为“海内第一塑”的山东灵严寺宋代罗汉塑像,清代天津泥人张彩塑等。但这些凤毛麟角的写实雕塑与其说是渊源有自,倒不如说是少数技艺超群的雕塑艺人的匠心独运。史实表明,秦俑之后,写实雕塑再也没有成为中国雕塑艺术的主流,甚至连余脉也不是。这是第一大断层。

    吴为山教授别具慧眼地提出了中国雕塑的写意传统,这是对中国雕塑史学不可低估的理论贡献。如果说中国文人画千年写意传统历来就是显学,那么,中国雕塑的写意传统则是隐性的。除了那令人叹为鬼斧神工的汉代霍去病墓石刻之外,我们还能在哪些大型雕塑中见到被誉为“石头上的大写意”的淋漓意象?自从引进印度佛教艺术之后,中国雕塑主流走入了装饰性具像表现的漫长历程。而万分遗憾的是,写意雕塑仅仅流落到民间陶瓷雕塑,泥玩布偶等雕虫小技之中。这是第二大断层。

    佛教艺术传入之前,装饰性具像手法早就出现在商周青铜的象形器皿上。而在佛教雕塑中,本身经过五官图案化、动作舞蹈化以及衣纹条理化(如曹衣出水)而已具有浓郁装饰趣味的佛陀及菩萨像,配上雕缋满眼的装饰性纹样,益发显得锦上添花。作为遗存最多,体量最大,历时两千年之久的佛教雕塑,其装饰性具像手法不仅自成宏大话语体系,并且影响到陵墓雕塑、民间雕塑,而成为中国雕塑传统之主流。然而,20世纪上半叶以来,随着西方雕塑艺术理念和创作方法的引进,包括城雕在内的中国雕塑刹那间变成了西方雕塑从写实到抽象连篇累牍的翻版,以至连民间雕塑艺人都在邯郸学步。于是,装饰性具像传统就此而成为第三大断层。

    应当悉心辨析雕塑传统隐含着的历史性问题,厘清中国雕塑传统脉络,否则面对传统犹如蛇吞大象无从下口,更遑论取其精华,得其神髓而发扬光大了。

(本文原载《雕塑》杂志2004年第5期,转载于《民族艺术》2005年第1期)

    聂危谷,男,1957年生,美术学博士,现任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教授、副院长,中国画与美术史论方向硕士生导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