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观点研究 >> 观点研究 >>

中国当代雕塑的几个问题

编辑:赵冰    来源:《美术》杂志   点击: 【字体: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讲师  牛传成 一、基本概念的无限泛化     雕塑是一门既古老又在蓬勃发展的艺术,它有自身的独特性、规律性和限定性,这也是它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门类存在的前提。然而,随着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讲师  牛传成

一、基本概念的无限泛化

    雕塑是一门既古老又在蓬勃发展的艺术,它有自身的独特性、规律性和限定性,这也是它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门类存在的前提。然而,随着当代艺术的兴起,雕塑的边界在不断扩展,雕塑的概念在无限泛化。

    究其原因,首先是装置艺术的引入。装置的一个重要概念是现成品,既是材料也是物品,而物品除了自身的形态外,还包含潜在的功能,具有文化含义。当代雕塑吸收了装置的语言、材料和观念,使雕塑脱离了传统的架上形态。有理论家认为,当“现成品”成为雕塑创作最重要的手段时,雕塑与装置的边界就已经消除。综合材料和现成品的使用,使得雕塑媒介的本体性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接下去是观念的扩展。20世纪90年代,一批年轻的雕塑家开始把雕塑看作是一种观念艺术的载体,而把“雕塑性”放在次要的位置,使得雕塑概念在形式层次的边界得以突破。观念艺术的核心思想,即艺术观念高于技法和媒体本体性。这种对观念至上的强调,对此后的中国雕塑产生了深远影响。

    近十年来,当代雕塑还渗透进入其它媒介空间,比如网络、录像、电视、电影中的虚拟雕塑,彻底放弃了雕塑的物质性实体。事实上,当物质性实体瓦解后,雕塑的定义就被颠覆了。眼下,超越雕塑本体语言的限定性,疏离雕塑形式的固有特征,消除雕塑这个艺术门类的界限,正在被当成时尚,影响着人们的审美价值取向。但是,这种雕塑中的非雕塑化、非雕塑中的泛雕塑化的现象必然导致雕塑概念的模糊,以及其领域的混乱和纷争,无疑也给当代雕塑发展带来新的困惑和无序。

    如今,许多展览虽仍冠以雕塑之名,但实际上已经与当代艺术展览无任何区别。因此,不少业内人士指出,雕塑的概念已经宽泛到了吞噬雕塑的边缘。而一个艺术概念一旦没有了边界,也就意味着没有了标准。试问,不在一个平台上,不在一个话语系统中,如何进行较量和评判?如何实现提升和突破?因此,在我们这个时代,平庸的作品与伟大的作品似乎很难再予以界定和区分。

二、基础研究的严重不足

    大家知道,西方雕塑有着一个完整的艺术发展谱系,从古典到现代,再到后现代,然后进入当代。但中国现代雕塑从西方引进那刻起,有些阴差阳错,决定了绝对不是一条线性发展的轨迹,它注定受双重文化语境和艺术史的影响。从西方古典雕塑起步,而后与现实主义创作思想结合,再经历短暂的现代主义阶段,迅速进入后现代和当代。

    中国当代雕塑虽然在表面上已与国际接轨,拥有了与西方当代雕塑貌似相同的艺术手段和表达方式,但事实上,我们缺失了西方现代主义历史阶段的根基。这个致力于深入研究和挖掘雕塑本体语言的现代主义,既是西方艺术进入后现代的逻辑起点,恰恰也是中国当代雕塑后继乏力的原因所在。

    正是这个阶段的缺失或断档,使得中国当代雕塑的基础研究显得严重不足。无论就雕塑本身而言的实体性、限定性、物质性、纯粹性,还是与雕塑紧密相关的造型原理、人文精神、空间关系、美学观念,在中国都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和思考。已有的、尚停留在实践层面的总结,根本还谈不上比较性的分析研究和理论性的建构。

    每一种艺术都有自己的语言,并且都有其独特的表达方式。而任何一种艺术语言都有其自身的规律,可以挖掘、拓展的空间是无穷的。然而必须承认,要在本体语言上作出有价值的探索总是困难重重,需要对既有的语言形式进行熟练的把握,同时对未来有清晰的展望。所以在我们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选择艺术观念上的更迭,选择表现形式上的花样翻新和夺人眼球,远比潜心钻研艺术本体语言来得更有策略、更显实惠。

    一门学科基础研究的水平会根本性地影响它整体的发展状况,所谓基础的厚度决定了发展的高度。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离开了对于雕塑艺术语言明确有力的原创性研究和思考,靠表面样式的翻新、局部形式与细节的丰富,中国当代雕塑将只能在含糊、琐碎的拼凑中丧失信心和发展的机会。

三、原创能力的普遍缺乏

    创新是艺术的灵魂,也是艺术发展的必然规律,因此,“求新”成为一切艺术创作得以发展的前提。尤其是在西方现代主义阶段,艺术家对原创性、颠覆性的追求几乎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中国当代雕塑受此影响,一方面形式不断翻新,短短30年间,我们走过西方的古典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阶段,具象、抽象、极简、装置、观念、波普、艳俗……西方各种艺术流派在中国雕塑界轮番上演。但另一方面,所有这些从国外泊来的新形式,或是直接拿来引进,或是稍加改头换面,从方法论和思维方式上并没有任何突破,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创新,不能称之为原创。对于广大不熟悉国外艺术的中国观众而言,它们的价值在于引进和传播。

    由于对造型基础的研究不足,对视觉形式本体的持续挖掘不够,因此,当代雕塑在原创性方面缺乏深刻的根基。于是乎,雕塑家很容易跟随着西方流行的风格和样式,一会儿盛行波普之风,一会儿又到处都是艳俗的天下。而事实上,强调艺术的“原创性”,艺术形式和语言的不断革命,正是西方现代主义的基本特征。但是由于中西方艺术史语境的不同,尤其是中国雕塑缺失一个现代主义发展阶段这个基础,只能是盲目地“拿来”,盲目地“引进”和“借鉴”,最终导致虚假的繁荣,表层化的形式创新,实际上始终无法摆脱模仿的痕迹。更遗憾的是,为此错失立足本土文化传统,从自身的艺术史谱系出发,寻找中国当代雕塑发展真正现实的可能。

    事实上,任何一个领域的创新,都有庞大的基础学科根基。但是“舍本逐末”的现象在中国当代雕塑中屡见不鲜,急功近利趋势更是越演越烈。因此,必须重新确立什么是“本”,什么是“末”;什么是“道”,什么是“器”。同时理性科学地认识艺术创作的规律性、恒定性,调整心态,摆正位置,才能真正找到属于中国雕塑特有的创新之路。

四、文化品格的相对偏低

    去年,由国内某著名网站发起的2012首届“全国十大最丑陋雕塑”评选活动,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当代雕塑在文化品格、审美趣味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这次评选的矛头和不满直指中国的城市雕塑。事实上,文化品格的相对偏低在整个中国雕塑界普遍存在。

    由于商业利益的驱动,加上基本概念泛化之后导致的艺术标准的缺失,以及大众消费文化的盛行,导致了中国当代雕塑的诸多问题,就是解构了雕塑在现代主义阶段的深度寻求和经典意识,表现在语言上就是只注重于表面效果的刺激性和视觉上的快感。这是各种符号化、卡通化、艳俗化雕塑得以泛滥和蔓延的深层背景,也是大量内容空洞、格调低下的伪艺术品不断涌现的依据。

    大众文化的出现改变了当代社会审美风尚的基本格局。由消费意识形态来筹划、引导大众,采取时尚化运作方式的当代文化消费形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改变了中国当代雕塑内在的创作动机和发展前景,也使雕塑这种艺术形式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商品化特征。当雕塑作为消费品从高雅文化、精英文化中出走,成为供大众消遣消费的商品时,往往以大众性、娱乐性、畅销性,而不是以独创性、超越性、批判性来评价其价值。雕塑的审美品格和文化品格,以及雕塑家独立思考的个性意识就会被大大削弱。
艺术创作毕竟不同于物质生产,精神性层面远大于物质性层面,它所达到的水准肯定不能以生产的速度和效率以及经济效益来衡量。作为艺术品必须具有独创性,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个性和风格,这些是模式化、批量化的工业生产方式所无法达到的。因此 ,艺术创作除了需要借助现代化的高科技手段,更应研究文化的品味和文化的内在精神,这些才是艺术作品的根本魅力之所在。

 (本文原登载于《美术》杂志2013年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