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观点研究 >> 观点研究 >>

艺术进入3D时代

编辑:赵冰    来源:艺术新闻   点击: 【字体:
过去的五年间,3D打印机和3D扫描仪已经成功地制造出了各种玩意儿:从枪支到墨西哥卷饼,甚至功能完整的“肾脏”。艺术圈注意到了此项新技术,艺术家们开始使用这些工具创作那些十年前难以想象的结构复杂的作品;而博物馆正在利用3D技术探索新的藏品保护手段。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专家正在用扫描仪和3D打印机,为1961年的雕塑作品《7-up》量身定做一个塑料泡沫包装箱)

 

    技术

    过去的五年间,3D打印机和3D扫描仪已经成功地制造出了各种玩意儿:从枪支到墨西哥卷饼,甚至功能完整的“肾脏”。艺术圈注意到了此项新技术,艺术家们开始使用这些工具创作那些十年前难以想象的结构复杂的作品;而博物馆正在利用3D技术探索新的藏品保护手段。

    3D打印技术可以让艺术家们突破限制,创造出以前在形状和尺寸上难以实现的雕塑作品。这种技术依据已建立的数字模型,通过数千层的逐层打印创造出3D实体。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是采用此技术的先行者之一。本世纪初,他就开始使用3D打印机以金属和树脂为材料创作螺旋上升形状的多彩雕塑系“Scarlatti Kirkpatrick”。该技术为斯特拉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让作品从墙面像浮雕一样凸现出来,而这如果用传统的方法实现起来则过于困难和繁重”——纽约艺术与设计博物馆策展人罗恩·莱勃克(Ron Labaco)说。他将斯特拉的作品纳入了他策划的展览“脱手:物质化的后数字时代”(Out of Hand: Materialising the Postdigital)。该展览专注于应用计算机技术创作的作品,计划于10月14日开幕。

    3D打印机本身越来越容易获得。“一开始,3D打印机只用于工业生产??制造汽车零件和产品原型,”纽约的比特形态画廊(Bitforms gallery)的创办人史蒂文·萨克斯(Steven Sacks)说,“现在你花2000美元就可以买到一台。”当然,那些便宜的型号只限于用来制作塑料物品,如果要使用类似金属和陶瓷作为创作材料,那么成本会高得多。

    纽约的艺术交易商詹姆斯·富恩特斯(James Fuentes)注意到该技术在艺术圈日益普及。在过去的两年中,他已经走访了十几个使用3D打印机的艺术家的工作室。然而,有些艺术家不愿意透露他们使用这项技术。“名声有点儿不好听,因为该技术使人们联想到大规模量产。”莱勃克评论说。不过,也有人认为批量制造产品的机器也可能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作品。“如果你把这些机器改造得足够好,那么它们就会发挥表现主义的潜力。”布鲁克林的艺术家谢恩·霍普(Shane Hope)如是说。他用各种零件自己组装了一台3D打印机,并且调整了结构确保让机器会故意出一些差错。富恩特斯认为,因为制造过程一直在不断变化,“即时产生的缺陷——因而才独特——是正在制造的作品所独有的。”

    著作权面临的挑战

    对一些艺术家来说,该技术的出现将挑战有关著作权的传统观念。去年,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艺术家乔恩·莫纳汉(Jon Monaghan)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合作对其藏品进行3D扫描,并且在网上公开所得到的数据。“博物馆的藏品不再是冻结或者静止的状态——它们可以被下载并且重组。”莫纳汉说。

    该技术也让博物馆出借藏品的过程发生了变化。对于那些以前认为太脆弱经不起运输的藏品,现在可以依照其形状定制专门的包装箱。克拉斯·欧登柏格(Claes Oldenburg)1961年的雕塑作品《7-up》由石膏浸过的布制成。最近,史密森学会的数字化项目办公室就利用3D扫描仪为这个雕塑量身定做了一个塑料泡沫包装箱,使之可以被运送到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在展览“街和店”(The Street and The Store) 中展出。3D扫描技术还可用来监测藏品的保存状态。例如,史密森学会将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1967年的铸蜡雕塑《从手到嘴》(From Hand to Mouth)的2009年扫描图像和今年的图像做比对,发现该藏品保存良好。

    3D扫描打印技术的全部潜力还有待发掘。“它目前只是在堆砌像素或者塑料,”巴蒂尔·霍普说,“如果可以堆砌原子,那么一切都将不一样了。”

撰文/Julia Halperin 译/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