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观点研究 >> 观点研究 >>

中国当代装置艺术的去从

编辑:赵冰    来源:中国雕塑院   点击: 【字体:
    2013年10月19日下午,由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和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主办的“2013首届中国国际装置艺术学术论坛”在798艺术区开幕。此次论坛由吴为山、尚辉主持,汇聚了王镛、王端廷、尚辉、

点击浏览下一页

    2013年10月19日下午,由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和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主办的“2013首届中国国际装置艺术学术论坛”在798艺术区开幕。此次论坛由吴为山、尚辉主持,汇聚了王镛、王端廷、尚辉、郑工、单增、黄笃、沈军、胡震、高岭、邵亦杨、顾丞峰、吴鸿、段君、黄致阳、马得、王智远、沈少民、李新、裴刚等艺术界各专家学者、艺术家等,一起为中国当代装置艺术把脉,解析装置艺术语法关系。

 
装置艺术与传统艺术的联系
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是由文化部建立、设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急需解决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和涉及艺术创作现状的调查分析为中心,以应用对策研究为主攻方向,务求取得重点突出、针对性强、论证严密、分析深刻的理论成果。中心主任吴为山教授认为,当代艺术已经是中国现代文化建设当中的一个生态现象,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在当代艺术门类、形式中,装置艺术具有标志性、代表性,在今天,很多展览中的装置性的东西也被看作了雕塑作品,吴为山教授认为,尽管如此,装置艺术跟传统艺术形态还是有区别的,其中“包含着过去的创造,通过人为有机地、有序地组合在一起,表达我们的文化理想”。
 
显然,很多人已经将装置艺术作为一种实实在在存在形态,但却始终没有出现明确而有界限的定义。装置艺术曾被如此定义:“为美术馆或画廊的室内空间或室外特定空间和地点创作的临时性多媒介、多维度、多形式艺术品。装置艺术仅存在于被安装起来的时候,但可以在不同的地点被复制。这种作品是‘在一段时间中’被感知到,它们不像传统艺术作品那样被‘看到’,而是在时间和空间中被体验,并与观众互动。”这里用“体验”、“互动”来外括装置艺术,实有些表象化,在方式上,如果单从“看到”和“感知”来划分,也不能令人信服。
 
顾丞峰认为,装置艺术就是一种艺术的展示方式,它和传统的绘画、雕塑相等同,只不过是利用更多的现代、后现代的工业品、现成品的摆放、堆积和错位的一种方式加以展示的艺术方式。问题是装置这样的东西,在很多种艺术方式当中都有呈现。不要过于突出装置本身独有的东西,因为它本身只是一种方式,艺术的一种呈现方式。在顾丞峰看来,装置艺术已经跟前卫甚至跟当代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而是完全进入到学术层面。
 
对此,尚辉认为装置艺术和影响、观念艺术、行为艺术还是有区别的,影像装置又有影像又有装置,但是影像和装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表达观念上的一种创意,
 
装置艺术的国际语境
在这多元化、全球化的语境中,艺术的单线发展依然不复存在。在中国探讨装置艺术,或在外国探讨装置艺术是否具有地域性的对象,这得益于论者的视野。丁宁从装置艺术在中国的话语权出发,讨论装置艺术在当下全球大发展格局中所具有的文化价值。他认为,随着中国融入世界的步伐的加快,中国在全球化语境中自信的建立,装置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某种意义上是具有战略性。
 
如果说艺术没有国界,显然,艺术的民族性和地域性也被逐渐边缘化。装置艺术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半个多世纪,甚至而言,发展有点急促。科技的发展,人文环境的不同等等因素,留给了中国艺术家仅有的创作领地。王智远在发言中说道,今天在世界艺术上看到的东西都已经不新鲜,什么都见过。一个西方教授讲过,天下基本上没有新鲜事,在创作领域该有什么都有了。中国开放三十年,媒体这么发达,我觉得国界都无需再谈,除了我们国家的一些意识形态方面跟西方有所不同,中国艺术家跟日本、韩国、纽约艺术家实在找不出来有太多在形式和观念上有不同的挑战,我认为挑战都是一样的。
 
媒体助长了信息的传播速度和广度,在无度的发展过程中,隐在的、细微的东西同样不能忽视。然而,因人口、文化和社会制度的不同,中国当代艺术中是否存在当代性中的特殊性?如果有是什么?第二个问题在什么都可以是艺术的情境下,判断的标准是什么? 
 
装置艺术所遗留和急待解决的问题不仅仅于此,也非在座的与会者所能一劳永逸。本次“中国国际装置艺术学术论坛”也并不是为了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但对于装置艺术与传统艺术的联系、装置艺术的表现方式以及它的当下处境都有了较为激烈的讨论,有的从国外看中国,也有从自身向外看,从学术向创作看。对于装置艺术未来的发展,本次会议少有涉及,艺术发展存在的可能性确实难以作明确的导向,“在整个文化多元发展、同时向世界展示自己文化形象的时候,从主观出发也是对当下文化形态的追踪”,吴为山说。(文/高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