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雕网首页
  • |
  • 中国雕塑院
  • |
  • 全国城雕委
  • |
  • 专题
  • |
  • 雕塑新闻
  • |
  • 雕塑作品
  • |
  • 雕塑家
  • |
  • 百家访谈
  • |
  • 推荐
  • |
  • 艺术展讯
  • |
  • 评论
  • |
  • 雕塑奖项
  • |
  • 王朝闻奖
  • |
  • 学术研究
  • SEO当前位置:首页 >> 全国城雕委 >> 城雕动态 >>

    城市雕塑何以在城市中生长

    作者:刘梦盈

    原题:艺术改变中国之武汉(二)城市雕塑背后四大因素的博弈

        导言:所谓公共艺术就是设置在公共空间,与大众生活中经常接触的艺术品,包括建筑、城市雕塑、壁画等,比如北京的鸟巢、深圳的《孺子牛》雕塑等。这门艺术对公众和城市的影响远远超过了许多其他门类的艺术,公众不一定会经常走进美术馆欣赏艺术,可是没有避免会在日常的生活中接触到这些户外的艺术品,而城市公共雕塑便是其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武汉作为一座文化重镇,也有不少耳熟能详的公共雕塑作品,而今年由搜狐网举办的“2012年首届全国十大丑陋雕塑评选”活动中湖北雕塑家傅中望创作的《生命》雕塑榜上有名,这不禁引起了我们对武汉公共雕塑的关注。目前武汉的公共雕塑发展现状如何呢?怎样的公共雕塑才能代表武汉的城市精神呢?武汉有该怎样利用公共雕塑来推动当代艺术在市民中的影响呢?

    最丑雕塑与“雕塑城市”

      目前,公共艺术已在国际范围内引起高度重视,成为衡量一个国家与地区的城市先进程度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参照体系。作为公共艺术中的雕塑,更是成为城市生活与环境中不可缺少的艺术形式。可以说,一个国家和地区城市公共雕塑艺术水平的高低,可以判断出该国家和地区城市经济、文化发展的程度和人们审美及文化素质水平的高低。公共艺术在国外和中国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发展较快,而武汉这方面发展的现状还较薄弱。

      2012年有关中国城市公共雕塑的争议纷纷频现,全国各地的一些公共雕塑都出现在网络上引起了网友们的疯狂吐槽。各种对于城市公共    雕塑的关注和责备成为一种舆论势力把本来在城市中独占风景和空间但又有强差人意的城市公共雕塑混乱问题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网民和专业人士、艺术家调侃的对象。而湖北武汉的《生命》雕塑在这次评选中不幸名列榜首,市民对此件作品的意见也各不相同。有的市民认为这件作品还不错,很有寓意,网友“FL1Y1”在网上也评论到:“这个其实很不错啊,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鸟蛋还能完整,说明了生命力的完全和可贵,给人以震撼……”。“一堆铁棍子,上面架着几颗不锈钢‘鸟蛋’”这是一位网友对“鸟巢”简练的概述,也有不少市民表示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锈钢的鸟巢造型已经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了,在“鸟巢”周围生长了不少颜色相近的树木,而“鸟巢”也几乎陷入了杂草之中。

      事实上此次评选也遭受了不少网友和专家质疑,著名批评家皮道坚对这次评选倒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并不是多数人认为好的东西就一定好的,大众的审美素养是需要提高的,判断力也是需要培养的,有时候大众不见得能够理解真正的艺术作品。“我觉得不能够以这样一种投票方式来判断一个作品的好坏,这次的评选结果也不能准确的反映武汉公共雕塑的现状。”另外他还建议雕塑好坏的评选若是采用专家和大众意见相结合的方式是比较合理的。

      这件“获奖”作品的作者傅中望是湖北一名很优秀的当代雕塑家,他做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品无论从作品的造型、形式感和观念内容、精神性的内容都不错。《生命》的鸟巢造型里原本放置着三枚不锈钢材质的“鸟蛋”,作者傅中望认为:“城市雕塑与它所处环境有很大关系,10余年前他这件作品所在绿化带上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在周围建筑的衬托下很显眼,现在周围高楼林立,环境发生改变后,雕塑也会呈现出不同的效果。”

    城市雕塑背后四大因素的博弈

      城市公共雕塑的建设过程实际上是城市的政府、雕塑家、开发商或企业家、城市公众这四个方面在城市公共空间的一种博弈的结果,那么武汉公共雕塑如今的现状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呢?

      一些欧美的发达城市都大力推行公共艺术建设,并用百分比公共艺术条例来拓展公共艺术。所谓百分比公共艺术政策,即政府以立法的形式从工程建设投资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用于城市公共艺术品的创作与建设。1956年,美国费城便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施百分比公共艺术政策的城市。随后,法国的巴黎、美国的西雅图和达拉斯市、西班牙的巴赛罗那等城市以及中国的台湾地区先后实施了不同形式的百分比公共艺术政策。只有在保证了公共艺术数量的前提下,我们才有可能提升其质量。而我们目前的城市开发进程中,连绿色的植被都少得可怜,又何谈那占用面积而且换不来经济效益的公共艺术品呢?“但凡建设项目都应该纳入百分比艺术范畴”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项金国说,他认为无论是国家工程还是地产开发商的个人工程都应纳入该条例范畴,但他补充道:“但是国家可以采取一定举措对其进行补偿,如采取减免税措施,例如可以将建设用于公共艺术建设部分的资金免税等。”

      除了政府以外开发商也是公共艺术的重要环节之一,城市雕塑背后现利益圈又是怎样的呢?此次活动评委、中央美院教授隋建国曾谈到:“中国城市雕塑之所以出现了如此复杂的综合性问题,主要原因有几个方面,首先是随着国家的经济实力的增长,更多的钱投入到城市雕塑建设这个大锅里而不是文化建设中。于是,中国城市建设二十多年历程,雕塑工程和建筑、路桥一样,成为某些人寻租的途径,而雕塑家的配合也非常熟练。还有些官员把自己的长官意志强加给雕塑家,他想要什么,雕塑家就得给他做什么。”

      目前城市雕塑大多会采取投标的方式来实施,而项金国谈到这种方式的一些弊端。“市面上有很多雕塑工厂并没有创作作品,只要将做好的模板的根据政府的要求便可以批量生产。”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好像是进行投标公平竞争,可是事实上一点也都不公平。很多人就认为城市公共雕塑里有利可投,全国上万家的雕塑公司到底有多少真正具备这种能力呢,况且真正的雕塑家是不会去参加投标的。”项金国还建议可以采取一种变通的方式,邀请一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城市雕塑家来共同邀标,这样便会大大提高雕塑的整体水平。

      如今的公共雕塑是越做尺度越高、越做体量越大、数量越做越多,但大多徒有大构架而缺乏灵魂,业内人士坦言这些貌似雕塑的“东西”实际上已经与雕塑艺术的实质渐行渐远。开发商与艺术家都共同承担着对一座城市贡献的责任与义务,艺术家和企业家都要秉守道德和良知。武汉光谷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立平便是这样一位有理想的企业家,在光谷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在房地产和主题园的成功后他毅然选择了投身于武汉城市的文化建设之中,打造了武汉的第一座文化产业园。黄立平说:“相对于住宅开发,我们更愿意从事像光谷软件园、武汉创意天地这样能够弥补城市功能不足,对于城市未来发展具有更多基础性意义的事。”

      创意天地主创设计师李全武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曾评价道,武汉的公共雕塑艺术大多数做的不好,而每一个文化名城、都府从古到今公共雕塑都是其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公共空间艺术品该不该设置,问题的根源是我们的机制,是我们的创作者对待这件事本身的功利之心,把艺术变成了买卖。”艺术家与市场是密不可分的,可是公共雕塑与一般的艺术品不同,它承担着这座城市对外的影响力和对市民的长久的教育功能。

      湖北美术学院项金国教授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也谈到,他之前与开发商高山流水合作的文化雕塑群落的项目,与其他社区最大的不同便是开发商投资修筑的12座以幸福主题文化的雕塑。项金国创作的这座名为《歌德像》的作品,基座旁歌德执笔仰天,神态盎然,他对幸福的理解:“无论是帝王还是百姓,能在自己家里找到幸福的人才最幸福。”项金国将这句话刻在了这座铜像的基座上,为社区里的居民营造了充满人文气息的心灵居所。若是企业都能像高山流水一直秉承着“将艺术归还于民”的信念,在促进城市经济发展的同时让雕塑承载主题性使命,那么城市空间与环境结合在一起便能美化环境、提升空间品质。

      另外从公众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一件公共雕塑作品做好后放置在公共空间内怎样能够得到公众的认可与欣赏呢?当代雕塑的发展和城市的发展、城市空间的发展、空间艺术品质的提升是有关联的,这个城市越来越大,空间的构筑越来越多,如何将有艺术品位、艺术质量的艺术雕塑和公共艺术进入到这个空间是一个城市需要重视的问题。美术馆举办的一些展览和活动很大程度上会提升市民对雕塑的理解、对雕塑的感觉和欣赏的标准。“中国雕塑进入到城市空间或是生活空间的历史并不长,只有几十年的历史,不像水墨深厚的底蕴,他们两者还是有很大差异的,由于我们过去的传统和历史,接受雕塑的历史比较短,目前公众对于当代雕塑的理解还处在启蒙阶段,而雕塑发展到抽象后并不是一般的民众都能够接受,更多还是专业人士比较欣赏、能够理解的,所以公众还需要提升对于公共雕塑的理解与审美” 著名批评家孙振华谈到。

      城市公共雕塑是被限定的艺术形式,其创作工程必须是复杂的长期的。它的建造首先要需要政府规划、财政部门及社会、历史等专家的统筹、策划,形成计划才可以实施。但艺术家必须是独立的,主要体现在作品艺术性和创作思维及独特性上的。如果雕塑家不能发挥自主创作,有了创作方案还需政府核查、点头同意,那么这是严重违背艺术创作规律的现状,外行领导审批,仓促建造所暴露出的问题实在难以说情。城市雕塑与公众审美的背离与公众意识的缺失不无关系,这四个环节的共同缺失给城市公共雕塑的发展敲响了警钟。

      项金国还建议成立一个委员会,这个委员会需要政府、开发商、艺术家与有文化修养的公众共同参加,建造的设计、审批和施工都是有非常严格的程序和有艺术家主导的施工计划,这样就会组成一个比较综合的意见,不能造城一方独大的局面。

    “汉味”雕塑再现武汉文化底蕴

      城市雕塑景观与城市文化之间是相互渗透、相互促进的,只有将武汉这座城市文化的多元性引入到雕塑发展的创意设计中,才能产生武汉雕塑的创作之源。武汉雕塑不但要重视城市民族特色文化,更要展示这座城市的文化特性,还要丰富特色文化的内涵和形式。将城市文化特性精炼为城市雕塑的题材,遵循文化的发展和艺术的创新进行设计,以便更好地展示充满时代感的城市文化特色。更重要的是,伴随城市雕塑作为公共艺术的发展趋势,城市雕塑更应该体现“平易近人”的艺术特色,展现它与群众文化生活的契合程度,和增强市民对城市文化的理解与认同。

      其实武汉也有不少走着“亲民路线”的雕塑,步行街上那些有着十足汉味、市井气息浓厚的雕塑得到了公众的喜爱。《热干面》可以说是武汉的象征和名片了,热干面历史悠久,是武汉人最热衷的早点,是汉味小吃的经典代表。《热干面》这件作品折射出极具武汉特色的市井文化,长条板凳、高腿桌,南来北往的人都要在这里坐一坐。《热干面》传递着武汉人的温馨和友谊,现在这尊雕塑已成为令市民与游客感到温馨的友谊使者。

      因中法文化交流来汉的法国人麦克,谈到对武汉公共艺术的感受时称在武汉他看到的最好的公共艺术品,应属江汉路步行街的热干面雕塑,因为这件作品再现了城市风情、民风民俗,是这座城市区别于其他城市的标志,具有独特性。他建议武汉不妨应多建—些类似《热干面》这样给城市画龙点睛的公共艺术品,这对提高城市品位、发展城市旅游业、美化人们生活都相当有益。《热干面》的作者项金国也谈到他创作这件作品的一些初衷:“现在的城市雕塑基本上还处于同当地历史文化有一点关系的状态中,比如我做《热干面》、《挑水工》的东西就是给人们一点点回忆。”在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中,项金国花费了不少时间去观察店铺里烹饪热干面的工具和动作等,才使得这件作品活灵活现,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江汉路上《热干面》、《纳凉》、《挑水》、《精益求精》这些汉味铜雕,以静制动,意蕴深厚,用雕塑艺术将历史凝固在时代的街头,这些老武汉耳熟能详的立体老照片已成为这条全国有名的商业街上最具内涵的名片,也成为游客了解武汉、合影留念的最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