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雕网首页
  • |
  • 中国雕塑院
  • |
  • 全国城雕委
  • |
  • 专题
  • |
  • 雕塑新闻
  • |
  • 雕塑作品
  • |
  • 雕塑家
  • |
  • 百家访谈
  • |
  • 推荐
  • |
  • 艺术展讯
  • |
  • 评论
  • |
  • 雕塑奖项
  • |
  • 王朝闻奖
  • |
  • 学术研究
  • SEO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雕塑院 >> 雕塑家评论 >> 吴为山 >>

    追梦2014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马当先(青铜,吴为山作于2014年)

        马,是雄健、力量、速度的象征!

        马年之马仿佛一种图腾,予人们以希望与寄托,更鼓舞人们追求与奋进。杜甫诗中有“一洗万古凡马空”,不仅是对马的赞美,更多的表现了马与时代的相互关系,历史悠悠,唯一马当先超尘之骏方可洗涤万古凡俗。不仅如此,杜少陵对马的最高礼赞与期望是“堪可托此生”,将一生托付给马,足以见得马的秉性与能耐。我心仪韩干的马,苏轼在其《韩干画马赞》短短的150字中将气度非凡、神姿妙态的四匹各具个性的马写得散淡闲逸中见骨劲雄风。韩干懂马,让它们在自然中获得自在,适得其所,尽显神韵。苏轼懂韩干,知其匠心,故以文述之,深得要旨。我欣赏悲鸿大师的马,似奔腾的精魂,折射着他的人格精神。观其作,蹄疾声声,浩气凌云。我的老师蒋荪生教授是悲鸿先生弟子,弥留之际将其收藏五十多年的徐悲鸿所画之马托于我,画上有悲鸿先生的长题:

    南来宜天马,
    由来万匹强,
    浮云连阵没,
    秋草遍山长,
    闻说真龙种.
    仍残老骕骦,
    哀鸣思战斗,
    迥立向苍苍。
                                     三十二年暑悲鸿磐溪遣兴。

        这匹从七十年前走来的神骏,带着悲鸿先生复兴中国美术的高远抱负经过不同的历史时期,不仅从时间意义上、更从文化意义上叙述了一个历程。这匹马从当年悲鸿先生工作过的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随我来到北京,现供于中国雕塑院办公室,马年更显魅力,它神出古异,宠辱不惊,将一歩一歩走向未来。

        在人类文化史上,以文学、美术、音乐等表现马的作品浩如烟海。仅从中国雕塑的发展看,就有许多名作令人难忘。《马踏飞燕》表现的是疾速;《马踏匈奴》表现的是正义;《昭陵六骏》则表现了立下赫赫功勋的战马的神韵。这些富于万千气象的马予人以灵感。马年伊始,我创作了两匹马。一匹是奋蹄翔云之马,一匹是从容驻足之马。它,塑造了一位沐浴时代春风,脚踏实地奋力开拓,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追梦者,反映了当代人的心态。

        确实如此,不积跬歩,无以至千里。马再快也得一步接着一步迈腾。而欲至理想之境界,切不可迷失方向。因此,计划与目标的制定与确立,至关重要。

        先说说计划吧,毎年做计划,或学习或工作计划。这从小学时就开始了。随着年岁的增长,机遇越来越多,尤其是突如其来的好事,使自已不得不放弃计划而去抓住机遇。原定的计划虽然没有完成,但却取得意外的成果。因此,常常有人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以为这并不是件坏事,从认识论的角度看,计划是按照经验和一般性规律而制定,而当亊物的发展慢于或快于预定的计划,则产生主观与客观的脱节,若一味按照计划实施,就很可能出现教条主义,事与愿违。当然,这不是说不要计划。倘若漫无计划,过一天算一天,则毫无疑问会浪费时光,抓不住重点。往往还会手忙脚乱,事倍功半。因此,尽管事物在不断变化,我们还要订好计划,这所谓的计划,大处讲是要规划,它与目标紧密相连、相辅相成。小处说是要按步就班,分段实施。我们要从宏观到微观,从整体到局部,从发展的长远考虑,既要顾及当前具体情况制定计划,也要善于面对变化,进行合理而及时的调整,实事求是。这样,我们前进的步伐将会稳健而富于节律,匀速与加速相结合,使学习,工作,生活有机相融,互为关联。

        由此,2014年的来到,仿佛为我们送来了一张平整而光洁的手卷,我们不仅可以记录过去的成绩与努力,还可以在上面抒写希望与梦想,更有信心和把握为这一马当先,马到成功的一年写上我的计划!

        忆旧岁,在艺术创作,理论探索,教学科研,行政事务,参政议政,社会工作,国际文化交流诸方面均有所涉猎,亦有收获。随着我雕塑作品先后在联合国总部及意大利国家博物馆的巡展,孔子、老子尊像立在了联合国,潘基文秘书长手扶孔子像深情地说:“孔子教我们如何修身,治国,平天下。”当来自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使节参观了展览会上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组雕模型,潘基文表示:吴为山的雕塑不仅表现了一个国家的灵魂,更表现了全人类灵魂!同年作品在世界雕塑之都罗马的展览,则令意大利国家文化部长感慨“从作品看到了一个国家前进的步伐,因为这里有传统,也有现代”。意大利文化部经国会通过,将我创作的《超越时空的对话——齐白石与达芬奇》组雕永远立在了意大利国家博物馆。文艺复兴的故乡留住了东方齐白石,为的是与达芬奇对话。这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何以对话?!没有问题,这是无言的,没有障碍。这对话是以文心与艺术而虚拟的对话,它的核心在于心,在于人类共通的情感与精神!对话永远是人们沟通的途径,对话也是解决所有问题的重要方式。基于这样的对话原理,我的另一件作品《天人合一——老子》获得“2012卢浮宫国际美术金奖”,成为该奖设立122年来第一位获此荣誉的华人。要看到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努力与成就,也在于中国哲圣老子的感召力量,在与中国在国际社会地位的提高。癸巳岁末,我学术主持的中央电视台雕塑大赛落幕,数千艺术工作者的参与使亿万民众获得对雕塑艺术的新认识,享受到艺术创造的新成果,实现了一台电视机便是一个展览馆的文化构想!

        一个有理想追求的人如何将自已融入生生不息的时代洪流,为养育他的民族和人民奉献自己,并为人类而作出贡献,其最高的价值实现是当世界看到你的创造与成就时,油然对你的国家和民族产生敬意。就像一提起亚里斯多德、爱因斯坦等,我们会对应上他的祖国。杨振宁先生在获得诺贝尔奖后的感言中有:“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贡献是帮助中国人改变了不如人的心理作用。”可见,杰出人物之于历史的价值。虽然,这听起来似乎只有少数精英才可臻至,但是无数个普通人都在自已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一份实实在在的成绩,其累积起来便会使世界瞩目。只有普遍的基石之高度,才能托起一个高大的丰碑。只有全体中华儿女的力量凝聚,才能圆满伟大的中国梦。

        作为普通的文化人,我的工作和精神的负荷皆重,身兼几职: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要参政议政,平时要思考提案,参加调研。盟中央文化委员会、中国美协、全国城雕艺委会等机构的兼职,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所、中国雕塑院的行政业务工作,还有艺术创作,理论与教学。分身乏术,常常有人问,这么多头绪,如何分配时间与精力?!不相关的工作性质,其思维方式也不同,社会伦理逻辑与艺术形象思维,集体行为与个人创作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相悖的,如何有机联系?我的回答是,互为资源。广泛的社会生活是艺术的土壤与源泉,而积极参政议政,调研,会更为深入地了解社会,进而把握社会发展的规律。在过去的六年中,我曾提交过二十多份提案,涉及到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中国文化走出去、城市文化建设,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书法进中小学课堂以及人文学者的退休年龄问题等等。其中不少提案受到高度重视,八十多家媒体转载“书法进课堂的提案”。在许多政协委员的共同努力下,书法已正式列入中小学课堂,无疑这对保持文化血液在民族脉管中流淌至关重要。在写这些提案的过程中,我去云南、贵州、甘肃、四川、陕西、广东等省调研,与生活在山区的老乡们交流,不仅获得了大量具体的数据可供提案论证,还从生活与自然的深处体验人的本质情感,为我的艺术创作寻找源泉、注入鲜活的精神琼浆。这种由感性到理性的对社会生活的了解、思考,也使自已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胸襟更宏大,视野更开阔。它对于以人为本的艺术创作与研究是内心力量的支撑。我二十年前曾看到毛泽东同志手书的“世事洞明皆学问”,深有所悟,知识和实践,思考与创造需要丰富的经验和学养来互动。学养靠什么?靠读书。作为间接经验的书本知识,是人类经验与智慧得以传播的载体,所谓开卷有益、读书明智是也。文化人,旧时也称“读书人”,可见读书与文化之间的必然关系。而现时读书人时常为各种论坛、各种会议、各种应酬所左右,尤其是出了名之后,常常被各种活动邀请,甚至招商会议也要去站场子。我觉得,如果文化人内心都没有定力,不读书养性、养气,何谈创造新文化?!我的伯祖父、学者、书法家高二适先生有副对联“读书多节慨,养气在吟哦”,同时,在他的《书论》中还有“出入于千书数万家方能自成一格”。中国文人的气节、气概、气韵、气度是须文化滋养出来的。所以,今年我的首要计划便是读书。读史书,让自已的文化年龄向历史延展。读世界史、中国史,读思想史、文化史。读史,可以在古代的人和事中找到文化典章和艺术经典所产生的时代背景,从而更深刻地领悟传统,并让传统“活化”。其次,是创作。一个艺术工作者的生命是艺术,其生命与艺术的表征是作品,作品是一切!他的所有知识、修养、情感、意志、理想与价值追求皆在作品中展现。创作是生活的方式,创作是生命的存在,创作是信念的追求,创作是价值的实现。三十多年的創作实践告诉我一个真理,唯真才是艺术。真,就是真感受,真感情,艺术家要做真人。艺无止境,今天的成就不过是明天的起点。对于一位艺术家而言,一生如一条河,上游、中游、下游,每一段都是整体中的局部。要使自己的艺术创造力不断奔涌,最终归入人类文明的大海而永不枯竭,需要在每一个阶段都有新的创造。艺术创作的新不仅在题材、内容,同样,艺术语言,语言及形式的创造是艺术智慧的体现,它更具有艺术史与世界性的普遍意义。再次是教学,近年来疲于创作、交流、行政事务,相对而言疏于教学,常于内心愧对学生。尽管硕士生、博士生的教学更多地强调教与学的对话过程。启发性思维需要时间,需要知识积累,需要责任心与爱心。我在美术学、宗教学、设计艺术学三个方向均指导博士生。当今资讯的发达,年轻学人获取新知识的能力强、途径多。他们掌握的新知识往往使我们望尘莫及,可谓“后生可畏”啊。我记得十多年前费孝通先生在南京大学的演讲中说道:“我不懂的东西太多了,我要学习。我若今天考试,还考不过我的学生呢。”接着,他还说“我之所以能有资格坐在台上,是因为我老。”时至今日,费老虚怀若谷的仁厚的智者形象依然历历在目,令人敬仰。九十多岁的费老学贯中西,尚能如此,我何尝不自省、自修而努力做到学高为师?!费老讲自己的资格在于老,其实,非仅生理年龄,更在于他学富五车、道贯中西。所以,如此大师方可成为传道、授业、解惑之楷模。师生之间,学生选择老师是信赖,老师录取学生是信任。硕、博阶段的师生关系是双向互动,“得天下英才而育”与投名师之门而学,皆为乐事。学生将美好的年华寄托于老师求得人生的塑造,而名师若只是虚名则必误人子弟啊!新型的师生关系是共同探讨、研究,走向真理的彼岸。一个好的老师,在此过程中以自己的先学、先知、先悟而引导学生善于发问、求证、总结、概括;培养学生善于在知识之海中发现与获取珍珠的思维方式。所谓珍珠指的是对自己研究领城最有价值的经典。为学生开书目、提炼纲要、点化精髓等等,是需要老师胸罗大海的。听家父介绍,他大学时代有位古文老师,当学生请教问题,他能随时从书架上抽出书并翻开所需要的章节、页数讲解。这种做学问的功夫可称楷模,受到学生由衷敬爱。我们这一代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成长阶段碰上“文革”,初中之前课堂上没有学习传统文化。所幸的是,自我七岁始,父亲每天让我背古诗,逐渐长大后又给我讲《红楼梦》等名著。大学毕业后到西方游学,尤感中国传统的价值。父亲每天早晨四点多起床读书,对我影响也很大。要指导博士生,着实要使自已博,须博学,须博览,须博闻,须博采。要使自已有士的风范,须儒,须雅,须恭,须谦。

        读书、创作、教学,做好这些本位工作可谓独善其身,但同时还要履行好政协委员和民盟文化参政议政的责职,我今年将对全国农村小康文化作调研。只有全民文化素质的提高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才不为妄谈。目前,农村文化现状滞后于小康经济的建设与发展,农村文化现状与日益增长的农民群众的文化需求尚有很大差距,小康农村需要小康文化。小康文化是提高思想文化素质、塑造当代新型农民的精神家园。文化素质跟不上经济收入的增长将会出现新“土豪”和“富氓”,中国梦不是发财梦,十多亿农民在现在社会讲“忠孝节义”、“仁义礼智”,传统文化的继承便落地深根。中国现代化有自已的国情,这个国情归根是中国文化中源远流长的价值观。农村教育、农村公共文化设施的均等是保证全民共圆中国梦的基本条件。为此而努力也是一个文化人的义务所在。与农村文化相对应的城市文化建设,要关注的问题很多,但就我的专业与工作性质,今年的重点是与相关委员共同呼吁有关部门落实城市雕塑建设的立法问题。目前,大规模的城市化背后存在着功利主义,它的最大特征是短期化效应。没有文化价值体系的支撑,只能根据,“残留的记忆”和“个人的兴致”选取“文化”,构成不伦不类的“中西合璧”,何谈展现当代中国的精神面貌?!城市雕塑,是城市精神、城市灵魂的象征。它直接向世界标明文化特征,并展示时代风貌。因此,城市雕塑的创作是超越于个体行为的公共艺术,其思想性与艺术性尤为重要。通过雕塑凝聚文化力量,对中华文化进行形象的艺术的解读,让世界了解。让世界了解与了解世界是国际文化交流中一副对联的上下联。今年我将与同仁共同策划中国当代雕塑艺术在法国的展览和学术主持第四届长春世界雕塑大会,从走出去、请进来的过程中实现价值的传播。

        2014年,是一匹骏马,我们骑上了,就慢不下来。唯有和着它前进的节律而奔驰……

                               
    2014年2月于中国艺术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