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业内新闻 >>

山的温度 ——谈吴为山

编辑: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2017年3月2日下午,民盟中央常委、民盟中央美术院院长(常务)、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雕塑家吴为山的雕塑作品《问道》在中共中央党校举行揭幕仪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张宝文,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文化部副部长董伟,文化部原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原院长王文章等为雕塑揭幕。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三月二日,中央党校为吴为山先生大型青铜雕塑《问道》落成,举行隆重揭幕仪式。

 

    天公作美。这一天应该是开春以来最温暖的一天。党校掠燕湖北岸,柳影初绿,鸭戏湖中,在暖暖的春天里,先贤问道,孔子温和宁静,老子襟怀隐秘,春风未泯,徐徐又度,一种巨大的文化自信的热流情满怀中。 

    于是,我想到山的温度。这温度既是厚重文脉和延绵历史的温度,也是山高人为峰,文化先贤高山仰止的温度;既是代代英雄昆仑之上,阅尽人间春色的温度,也是作者吴为山“登山则情满于山”,满怀激情,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汗也有,泪也有,三十多年始终生机盎然的创作温度。

    每次和吴为山交谈,即使不看他的雕塑、画作、书法、诗文,也会被他感染,甚至感动。作为一位著名的艺术家,他的心里总有一团火。一团不忘初心的火。

 

                                     点击浏览下一页

 

同样是塑立于中央党校的大型青铜雕像邓小平,就是让人时时感到四十年改革开放,我们民族心头那团从未熄灭的奋进之火。邓公坚毅的步伐,自信的面孔,被吴为山表现的真实生动、感人至深。就是从后面仰望邓公的背影,那被时代风云吹起的风衣,也是刀刀见情,风起云涌。每每在伟人的身后,看吹起的风衣,感邓公的从容,总是想起毛泽东同志的诗词“风起绿洲吹浪去,雨从青野上山来”,总是有盈眶热泪似要涌出,总是想再喊一声“小平您好”。于是,便感到那巨大的看似冷冷的青铜也能喷薄出一种淬火的热度。也是山的温度。

 

   “赫赫我祖,来自昆仑”。习近平总书记殷切地希望,我们的文艺,我们的文艺家要从高原登上高峰。登上这个高峰,需要悟,需要情,需要用心用力,需要汗水心血,需要满心阳光的大情怀,更需要内心有对历史、对人民持久不熄的温度。唯此,才能登上毛泽东同志状绘的离天三尺三的山,才能登上刺破青天锷未残的硬朗峰顶。

 

    吴为山就是这样的守望者,登攀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读吴为山的作品,他没有一件作品是表现喃喃自语的一己悲欢。他追求的是大情怀。

 

 

                                              点击浏览下一页

 

    追求的是习总书记要求的“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作品”。无论是天人合一的《老子》,还是礼敬仁爱的《孔子》,无论是钢筋铁骨、一个也不原谅的民族大旗《鲁迅》,还是仰天醉歌、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古代诗圣《李白》,在吴为山的雕塑之林中都是历史经典,民族大義,热血文脉。这就使他的所有青铜雕塑都散发出一种暖流入心的温度。

 

点击浏览下一页

 

即或是他获得国际大奖的《睡童》,也能从孩子的酣睡中感受到一种深厚的人文情怀。面对这个雕塑,我总是想轻轻地抱起这个胖胖的、萌萌的孩子,温馨入怀。世界和平了,才有这样甜入梦乡的孩子。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不只这些。还有《诗人毛泽东》,那个身穿白衬衫的领袖,那个充满诗意和大智慧的领袖,回到家乡。从十七岁“孩儿立志出乡关”,到开创中华民族的盛世太平,这一刻的毛泽东,凯旋归来,脚踏热土,笑容灿烂,豪情满怀,挥毫写下了“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这样志大辞宏、超迈前古的世纪诗篇。于是,这座青铜巨雕表现的赤子情、伟人志,让我们重新燃烧,热血沸腾。

 

 

                            点击浏览下一页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主题雕塑——逃难之三《孤儿》

 

还有那组痛彻心扉的群雕《南京大屠杀》,把人类的悲剧,民族的仇恨,通过母亲的眼神,孩子的挣扎表现的催人泪下。但是读下去,再深读下去,你会真实地感受到群雕对悲剧不再重演,对和平泣血呼唤的真情。这时,你再凝视群雕,你会感到现实的泪水是冰冷的,历史的鲜血还是温热的。

 

为山告诉我,他所以率先提出“写意雕塑”的文化概念,并不仅仅在于形神兼备的艺术追求,这当然也很重要,当然也并不是每个创作者都能做到的。对于吴为山的雕塑艺术而言,吴为山似乎特别强调“意”在“雕”前。这个“意”其实就是文化自信之意。“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习近平语)至少是每一次大的创作之前,吴为山都要尽可能多的遍阅典籍、踏访故里。他会长时间的陷入沉思,对话灵魂,拷问历史。他也会久久地埋头于经史子集中,非常沉浸。力争自己的作品真正显示一位艺术家应有的史识、史才、史德。同时他也会更加关照当下的现实,就是他的创作究竟能散发出什么样的文化况味,是否温润至雅?能形成什么样的精神力量,是否催人奋进?吴为山对“意”的追求、追踪和追问,近乎苛刻。其实,念在意前,意在深邃,意在自信他创作的成功证明,有深度才有温度。

所以,“文以载道”是对的。任何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无不是取精用宏,襟怀益广,充满了对历史的敬畏,对人民的赤诚,无不满怀政治的向往和民族的追求。之所以山是有温度的,就在于从高原到高峰的登攀,必须脚踏实地,必须不畏艰辛,必须挥汗如雨,必须内心强大,必须灵魂高尚,必须持续用力,必须不忘初心。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感受到顶峰的温度。“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吴为山的雕塑群体,青铜列队,都是代代接力,前赴后继的英雄或先贤。吴为山想告诉我们的是,正是沿着英雄和先贤的足迹,我们才有可能不断登临历史的新高峰,才能感受太阳之于高峰的温度。

 

                             点击浏览下一页

 

女儿放学回家,小脚丫翘起来,花裙角被风吹起。这个细节被吴为山敏锐地捕捉到了,于是有了《春风》这件雕塑。这也是吴为山第一件被收藏的作品。春风化人,润物无声,足见吴为山对历史的温度、对人间的温情、对春天的温暖的敏感和敬意。

无论创作,还是对人,吴为山都有一种你难以拒绝的作为艺术家诚实、诚恳的温度。“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对吴为山我们有无限的期待。这期待也是温暖人心的。

 

                          三月十一日一挥而就

网友评论: